2003届校友赵宝同学

  

永远绽放在扶贫一线的青春之花——

记南京医科大学驻徐州丰县帮扶工作队队员赵宝同志

他走了。

  学生眼中的 “宝宝老师”、同事口中的“宝哥”,走了。

  “宋庄村村庄环境整治工作初见端倪。”他的微信朋友圈永远定格在这一刻。

  20171013日晚,江苏省委驻丰县帮扶工作队队员、南京医科大学党委宣传部秘书赵宝同志在徐州猝然离世,享年39岁。

  “从最敬业辅导员,到最尽职同事,再到扶贫先进个人,他一直在给我们做榜样。”“一个纯粹的人。”“笑眯眯而又严肃的人走了,我会时常想念你的。”“还记得他骑着小自行车赶着我们排队军训,还记得早上六点多起来一起背朱子家训。”消息传来,南医大的师生员工、扶贫工作队成员们为失去了这样一位敬业努力,为人真诚,热爱学生,德才兼备的好老师、好同事、好干部而悲痛不已。南医大的施荣根老师写下了这样一首诗:

  赵弟慨然跨长江,宝地高祖帝王乡,同心扶贫助其强,志将成时世无常。

  安得魂兮回故里,息肩有日慰心殇。

壮心济世,慨然跨长江

作为2016-2017年省委驻丰县帮扶工作队队员,赵宝同志于2016226日开始扶贫帮扶工作,挂钩帮扶师寨镇宋庄村,任村第一书记,挂任师寨镇党委副书记、县教育局副局长。

  新修1976米道路、新建644平米村级服务中心和968平方米的广场、新建1054平米标准厂房、成立农地股份专业合作社、新植210棵行道树、修建47盏路灯、绘制300余平米的文化墙、新打5眼机井、新修建600余米的防渗渠;他设立奖助基金,奖励资助考入大学的贫困学子,使他们感受到党组织的认可和关心;和村两委一起积极联系镇中心小学,帮助协调解决村内18位小学生的上学难题……这是赵宝扶贫一年的成绩单。

  他在帮扶手记中这样写道———“每次到村里,总有人老远跟我打招呼,田边地头,也总碰上村民拉我聊上两句,把难处叙叙,把变化讲讲,把喜悦分享分享,这是咱村老百姓对我的最高认可。”

  可刚到宋庄村的时候,第一次与村里干部、群众代表见面,他却面对着不少质疑。“学校来的资金不多、省里来的干部农村经验不会足、短短两年时间恐怕变化不会大吧?”面对这些,赵宝没有气馁,他知道,唯有沉下心去做事,做实事、做好事、做成事,才能让群众记住、认可、支持。

  他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宋庄村的发展建设中去。驻村仅两个月,走访调研的足迹就覆盖了全村每一个角落,将村情民意摸清吃透,形成了近1万字的调查报告和工作思路,梳理了全村各类急需解决的问题20余条,为帮扶工作的开展提供了依据和方向。

  “所有的贫困户,在我心里都有一本账。”赵宝常说。

  村民李瑞光记得他:“赵书记给村里装了路灯,为我们老年人办了件大好事,老年人就怕摔倒,没路灯时天黑出门就担心摔伤。今年秋收,赵书记又组织收割机帮助村里困难户收玉米,还说秋收秋种后把村里环境好好整治一番。”

  村主任李曙光记得他:“一次雨天,他骑着电动车从镇政府驻地前往宋庄村,摔倒在泥水坑里,一身泥水来到我家中时,我费了老大劲才认出是赵书记,他换上我的衣服后,不顾我劝说,接着去困难群众家开展走访。”

  镇农经中心主任常加银记得他:“一次赵书记和我聊天,说他也是农村出身,父亲去世好几年了,家里还有一个瘫痪的老母亲,之所以来扶贫,就是知道农民不易,为农村发展、为群众增收尽自己的一份力,干一点实事。”

  宋庄村支部书记宋志庚记得他:“赵书记第一次来村时,用两天的时间,步行走遍了全村4个自然村的每一个角落,看到村里道路不好,当时就对我说,老宋,我一定要把村里的路给修好。”

  村民祝念英、钱艳玲、张传金、宋千顺……都记得他:赵宝为他们送去慰问金,联系南医大的专家为他们患病的亲人治疗,推荐好药,和他们聊天唠家常,帮助他们的家属就业……“在赵书记的争取下,南医大对师寨镇、对宋庄村的资金支持是近几年来力度最大的,数额也是很多的。”师寨镇党委副书记孙荣生说。

援边扶贫,同心助其强

“正在建设中的宋庄村标准厂房和新村部,变化每日可见,希望就在眼前。天空泛着迷人深邃的蓝,工人们忙碌辛苦建设着新农村,旧貌换新颜。”

  他一面深入走访,一面穿线架桥,逐步形成“校村结对共建,合力助村发展”的帮扶工作模式。在他的协调下,南医大领导先后多次深入帮扶一线;学校各部门开展送教育、送文化、送健康等主题帮扶活动,推动校地共建。新图书室、电脑、低收入农户慰问金、健康知识宣讲、送文艺演出下乡……在赵宝的协调下,学校的资源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了村上。

  2017年,为了进一步提升帮扶实效,学校在两年帮扶资金24万元已经全部到位基础上,再额外拨出20万元用于支持宋庄村经济建设及党建工作,并专门与宋庄村签订了“城乡结对、文明共建”合作协议,把帮扶工作延深到2019年,同时把宋庄村设为南京医科大学社会实践基地。

  正如赵宝在朋友圈中所写,宋庄村的变化日新月异,建档立卡低收入农户由最初的76户减少到5户,村集体收入从无到有增加到20余万元,2016年,宋庄村成功脱贫,实现了“新八有”目标,并入选江苏省“水美乡村”。

  2016年底,他获得中共丰县县委、丰县人民政府农业农村及扶贫开发工作先进个人、扶贫开发工作先进工作者、江苏省驻丰县帮扶工作队年度帮扶工作先进个人。

  但赵宝并没有因为放慢脚步。为了进一步夯实帮扶成效,他把帮扶视线转移到见效快、收益稳、成效长的光伏发电项目上,先后协调资金34万,又为宋庄村新建了40余千瓦光伏发电项目。

  他常常说:“扶贫才只两年时间,留给我在宋庄的时间不多了!”就在他猝然离去的前一刻,他还在跟家人说:“前几天我又走访了一遍村里的贫困党员,十九大马上召开了,等下周回来,我还准备把全村党员再走一遍。”

  可谁也没有想到,那片他耕耘了近两年的土地,他再也无法踏上了。

  “士不可以

弘毅。”其实,这次扶贫帮扶工作已是赵宝第二次深入基层一线,主动奔向祖国需要的地方。

  2003年临近毕业时,国家有关部门首次开展 “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一时间成为同学们的热议话题,但服务西部计划推出的都是老少边穷苦的地方,地理环境之恶劣、条件之恶劣令人望而生畏,好多想要报名的同学热情很快消退了。此时已和无锡、连云港两个市级医疗单位有了就业意向的赵宝却悄悄收集了西部艰困地区的相关资料,毅然放弃即将签订的就业协议,报名参加了首批“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赴云南省镇康县志愿服务1年,期间荣获该县优秀志愿者称号。

  “不到那个地方,不知道山区多么缺医少药!人民多么需要我们!我作为一个卫生事业管理工作者,深切地意识到自己应该尽可能地做些什么。”赵宝回来后,这样告诉身边人。

  而就在他支边回来后不久,父亲因病去世。在赵宝还在丰县扶贫期间,母亲也离开了人世。如今,赵宝家中,妻子和一双刚上小学的儿女还在等他回家,可他却永远倒在了回家的途中。

  赵宝的学生李曲说:“那么多年,为人本,不忘初心,也就是他这样了吧。”

春风化雨,师者行以方

2004年,赵宝从西部援边归来,他曾自述:“面临众多选择的迷茫,包里揣着一块烧饼,在南京的梧桐树下走了一趟又一趟。最终,选择留在母校南医大。”

  2005年,赵宝成为了南医大医政学院的辅导员。这一干,就是十年。

  “我的父母都是医务工作者,父亲做医生的时候,一位农民喝农药自杀,他花了很多心思把病人救了回来。父亲去世之后,这位农民每年都会去坟头坐一坐。”辅导员工作十年间,赵宝不知道给学生讲了多少遍这段父亲的经历,既是告诫学生好好求学,也是一遍遍提醒自己好好工作。

  第四临床医学院学工办的曹茹老师说:“我住在学校,早上到得早,但早上我上班,赵老师在;晚上我加班完,赵老师还在!”

  学生远在江宁校区,为了督促学生上好晚自修,赵宝每天晚上准时准点从五台校区赶过来“陪读”;为防学生晚上“越墙”去网吧,经常一个人守在学校的围墙边“蹲点”;学生的名单、成绩单时刻保存在手机里,随时随地的偶遇都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谈心谈话……对2006级卫生法学班来说,他们的“宝宝老师”是“神一样的存在”:从2006年到2009年,每天早上六点四十的宿舍楼下,是他们与赵宝“约见”的老地方,跟学生一起去操场晨跑,背诵朱子家训。三年一千多个清晨,从未间断。

  “家长接待日,我爸来学校参观,他告诉我是一位老师开车带着他逛了一遍校园,还介绍了学校的发展历程,后来才知道那位老师就是我自己的辅导员赵宝老师。”在于山的记忆中,赵宝是“最严厉又最亲切的辅导员。”而在学生陈丹妮眼中,赵宝是她见过“最用力活着的人。”

  走到哪里,赵宝都没有忘记自己教育工作者的职责,扶贫期间,他依然十分重视当地学生的学习,常说,村里要出大学生、要出人才。他带领村两委开始对村新考入大学生进行奖励,对1名考入本科的学生奖励1000元,对3名考入专科的学生各奖励500元。

  “整个大学生活是在您的辅导和教诲下度过的,想起他当年说,等你们5年,10年聚会的时候,就会发现有些人再也见不到了……”“没想到上个月的问候是最后一次。愿给过我太多帮助的赵老师一路走好。”“赵老师真的是用心在陪伴着我们,虽然对我们要求严厉,但是着实让我们敬畏和佩服!我们也会沿着赵老师的足迹,走完他想走的路!”“您曾经和我说过,无论做什么事要有信心。一定要让自己做到出类拔萃。”这是在听闻“宝宝老师”离世后,同学们在朋友圈的留言。

  

                                                          集体舞大赛获奖  

  

勤耕不辍,责任一肩扛

“天地不仁,丧我爱徒!”

  医政学院老院长孟国祥教授谈起赵宝,数度哽咽。“他英语基础不好,但工作后为了给学生树榜样,他刻苦钻研,自学外语,通过了国家考试,并且是我们唯一一个同年有双学位的研究生!他做每件事情都有条不紊,从来没有给学院拖过后腿。”

  20145月,赵宝离开辅导员岗位,调任南医大宣传部工作。

  宣传部部长王兴东始终记得,2016年寒假尾声,师生正在做着开学的准备,他和赵宝到新启用的学海楼,想着如何布置好各处的指示标识,给从未进过此楼的师生一个明确的“方向”。一遍遍走过每一个楼梯、每一部电梯、每一间教室、每一个过道、拐角……假期的楼内空荡荡的,布置好一切,走出大楼,让人寒意难挡,零度左右的气温立即将发端的汗水凝结成霜,寒风穿透了身体,看了看手机,已是次日凌晨,一天走了27000多步,约19公里,这或许成为学海楼一项师生一天步行的记录。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宣传部的同事们发现了赵宝留存的一份“花脸稿”———所有同事曾帮他修改一篇稿件,稿子上还有不同时段赵宝同志的理解和体会,思考同事们为什么会作出这样那样的修改。王兴东说:“经过一段时期的历练,赵宝同志对秘书岗位的工作变得十分熟悉,文字表达能力也有了质的飞跃,很快完成自身工作岗位的转变。”

  赵宝的认真、严厉皆来源于他对父亲的承诺,父亲走得早,和母亲、姐姐相依为命的他,太早懂得了生活的艰辛,也一直牢记父亲“做个有出息的人”的嘱托。他没有让父亲失望,多次被评为“校三育人先进个人”、“暑期三下乡活动先进工作者”、“辅导员标兵”、“学生最喜爱的辅导员”、“优秀思想政治工作者”等荣誉称号,数次获得学校年度考核优秀。

  “等着你回来啊!”赵宝每次回学校汇报扶贫工作,都要回到宣传部转一转,和老同事们聊一聊,大家见到他,都这么说:

  “赵老师,快点回来,一起干活。”

  而他也总是用一口

标准的普通话,笑眯眯地回答:“好的、好的。”

  20171014日,就是这一天,赵宝带的第一届学生毕业十周年聚会,学生们的翘首以盼,等来的却是他的永久缺席。

  “在路上,用我心灵的呼声,在路上,只为伴着我的人,在路上,在我生命的远行,在路上……”某年的晚会上,赵宝给学生献上了这首《在路上》。这是“宝宝老师”给学生的教诲,也是他自己的心路历程。

  他教过的人,和教过他的人,他帮助过的人,和帮助过他的人,他影响过的人,和影响过他的人,他熟悉的人,和不熟悉他的人,带着他所有未完成的心愿,一直在路上。

  路上的心酸已融进我的眼睛心灵的困境已化作我的坚定在路上用我心灵的呼声在路上只为伴着我的人在路上是我生命的远行在路上———《在路上》赵宝同志,一路走好!